登陆名称: 用户密码: 验证码: 免费注册 全国分站:[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江西]

工程建设法规教程课件

来源:www.3zrr.com 2018-10-19 21:21:54智能手机网www.3zrr.com】  更多内容

工程建设法规教程课件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复旦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央财经大学、中山大学、上海社会科学院、中央党校、中国浦东干部学院等科研机构、高校和党校的20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

陈来:你说的不无道理。安排我讲那个题目,的确是跟西方哲学家的关心有关。你知道,现代哲学越来越关注“实践智慧”。这个词与其字面意义的直接性不同,乃是根源于古希腊哲学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哲学。现代西方哲学对亚里士多德这一概念的关注主要是针对科技理性对生活世界的宰制,以寻找出一种既非技术制作又非理论智慧的合理性实践概念。在这方面,儒家的实践智慧比起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有其特色,也有其优越之处,即:毫不犹豫地强调道德的善是人类实践的根本目标,重视人的精神修养和工夫实践。实践智慧的本意是强调德性实践中理智考虑、理性慎思的作用,是应对具体情境的理智能力。然而,亚里士多德哲学中的“伦理德性”与作为理论德性之一的“实践智慧”之间的关系,往往是不清楚的,实践智慧有时被理解为工具性的方法,这也是近代以来在西方哲学中实践智慧脱离德性而成为聪明算计的一个原因。儒家的实践智慧则不限于对智德的提倡与实践,而是包含了丰富的内容。首先,在思辨与实践之间,在孔子已经明白显示出了偏重,即重视实践而不重视思辨。在理论与实践之间,更注重发展实践智慧,而不是理论智慧,其原因正是在于儒家始终关注个人的善、社群的善、有益于人类事务的善。整个儒学包括宋以后的新儒学都始终把首要的关注点置于实践的智慧而不是理论的智慧。另一方面,儒家的实践智慧始终坚持智慧与德性,智慧与善的一致,而不是分离。亚里士多德所说的实践智慧是理性在道德实践中的作用,这种理性作用体现于在善的方向上采取恰当的具体的行为,这是实践智慧作为理性具体运用的特性。在亚里士多德,伦理德性要成为行动,离不开实践智慧,故所有行为都是二者结合的产物。儒家所理解的实践智慧既不是技术思维,也不是聪明算计,更不是一种工具性的手段,不属于功利性的原则,明智不是古希腊所说的只顾自己、照顾自己的生活,而是一种道德实践的智慧。在儒家看来,亚里士多德的德性论是不完整的,他的实践智慧虽然与科学、技术、制作不同,但仍然是一种外向的理智理性。儒家哲学的实践智慧在这方面更为清楚而有其优越之处。这种优越体现在多方面,其一是,由于儒家哲学对哲学的了解是实践性的,而这种对实践的了解,不限于认识外在世界、改变外在世界,而更突出认识主观世界,改造主观世界。所以,儒家的实践智慧包含着人的自我转化与修养工夫,追求养成健全的人格。

从1979年至1988年,我跟随傅衣凌先生学习工作近九年时间。我最大的受益,是来自傅先生不经意的言传身教,而不是正儿八经的授课。傅先生是福州人,讲的国语普通话也是相当的奇特,一般的外江佬是不大容易听懂的。再加上七十年代后期傅先生三出江湖之后,各种工作实在太忙,又应邀到日本、美国等出访讲学,抽不出太多的时间给我们上课。累计起来,傅先生给我们几届硕士研究生和博士研究生授课的时间,不会超出一个月、十节课的光景。由于语言上的原因,傅先生授课的最大特点,是埋头念稿子;我们这些同学也是闷着脑袋,死命做笔记。过些年我帮助整理傅先生的书稿准备在人民出版社出版时,才发现他给我们上课时埋头念的是他的名著:《明清社会经济变迁论》。

李克新强调,应对中美关系的前景保持乐观。他表示,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中美有责任共同应对国际和平与发展问题。双方应加强行政部门、国会、商界、媒体、地方以及智库、学术界等各领域交流,加深相互了解与合作,架起友谊之桥,为中美关系的未来发展贡献新的智慧和力量。开奖结果  其次,说到两韩过去几十年多次错失认真商讨统一的机会,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国际环境。朝鲜半岛分裂既是东西方冷战的结果,也是冷战的重要标志。从韩战爆发到三八线确立,美苏中等国扮演主宰角色。美军至今仍驻守南韩,甚至掌控战时指挥权。冷战结束后,小布什曾将朝鲜金氏政权列为邪恶轴心之一,必欲除之而后快,所谓一国两制、一国两府的南北韩统一方案,根本不是美国那杯茶。美国想要的是西德统一东德的结局。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对朝鲜影响力大减,而中国则一直是朝鲜最重要最有力的支持者,不过维基解密四年前曾经披露,中国官员已做好接受由韩国统一朝鲜半岛的现实,这某种程度上反映中国对平壤当局不断制造麻烦感到厌倦。在现实政治中,如果没有得到美中,还有俄日的祝福,两韩实现统一没有成功的可能。

方旭东:您提出的“应当把哲学看成文化”这种哲学观,给我很大启发。因为以前,老是有西方哲学的从业者对我们的工作指手画脚,说不是哲学研究。还有一个相关问题,那就是哲学如何做的问题。长久以来,我们习见的西方哲学家做哲学的方式,似乎都非常强调论证,分析哲学家更是将这一点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可是,我们中国古代哲学家并不是这种做法,像朱子或阳明,更多的是就经典做某种创造性的诠释。那么,今天,我们做哲学,是否还可以延续中国古代哲学家的做法?

自然美得就像是艺术!也许风景画总是将自然景色理想化。艺术家们通常需要选取、调整安排一处景色来形成一处特定的构图,这种人为控制与塑造的过程是重塑物理世界的一种方式——对艺术家拥有的这一能力,莱昂纳多?达?芬奇( Leonardo da Vinci,1452— 1519)曾详细地解释过:

在访问柬埔寨期间,中方代表团与柬方还签署了中国政府援助柬埔寨政府教育环境与设施改善项目换文、援柬扫雷排雷项目250万美元现汇交接证书、援柬吴哥古迹遗址修复项目实施协议、交通领域总体规划项目实施协议等合作文件,举行了援柬教育环境与设施改善项目启动仪式,召开了中柬电子商务合作机制。

问题是,我们为什么如此醉心于一个如此低智商、容错空间太大、击鼓传花一样的危险游戏?



编辑人:[慕容忠] 【纠错

文章搜索:
 看了本文的网友还看了